让孩子们好好上几堂职业教育课 为了不再胡报和抱佛脚

大一新生很快就要去学校,他们对自己所选的专业都满意吗?高考志愿填报是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之一,许多人因为对大学专业及职业规划缺乏了解,填报志愿时十分迷茫。与其让孩子在高考志愿填报时犯难,不如提前对孩子进行职业教育,及早帮助孩子找到真正感兴趣的职业。

收到录取通知书,卢萌悬着的心算是暂时放下了。回想起填报志愿时焦头烂额的经历,卢萌直呼“费了老劲了”。

在百度上搜索热门专业排行,通过知乎、B站上的相关话题“恶补”各行业的知识填志愿那几天,卢萌一家吃不好睡不香。由于缺乏明确的职业规划,卢萌只好“广撒网”,可越检索她的脑子越乱。“网上搜索虽然能增进对一些专业的了解,但大家的意见不一,每个专业都有网友说别来!于是我经常被网上的言论劝退,非常纠结。”

为了弄明白各专业的就业前景,卢萌的父母给亲戚朋友打了十几个电话。亲朋你一言我一语地建议:“小语种自带光环啊,将来做外交官、外企高管,多好!”“学汉语言文学吧,毕业能当老师,还能考公务员,女孩子稳定点儿好。”过了两天,又有个搞金融的亲戚,说学金融能挣钱,将来还能帮着推荐工作

最后,卢萌在系统关闭前匆忙提交了志愿,录取到了她从没了解过的德语专业。“谈不上感兴趣,至少不排斥,至于今后干什么,上大学后再说吧,再不济还能考虑转专业。”卢萌说。

卢萌坦言:“高中这三年光顾着学习了,要是早点儿想想将来干什么,也不至于这么措手不及。”对于高中阶段的职业规划课程,在卢萌的印象里,他们在高一刚入学时做过性格测试,后面还零星组织过班会和讲座,但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老师讲了什么,只记得很多人都在低头写作业。

焦虑而迷茫的考生和家长转而投向服务机构寻求帮助,志愿咨询规划市场的热度也随之“水涨船高”。既有志愿规划师“一对一服务”,也有“AI志愿”助手一键搞定,可谓五花八门,有的甚至动辄收费上万元。

“来找我咨询报志愿的考生和家长普遍比较迷茫,基本是就着这点水和这块泥,就着分数报志愿。”田旭东已经做了6年的高考志愿规划师,累计服务考生近千人。他坦言,自己遇到的大部分学生,对于想学什么专业、未来想干什么都没有清晰的认知。

“有不少学生和家长自己在家研究了很久,拿着填好的志愿过来找我帮着看一看。打开一看,金融、会计、法学、工科、医学、师范什么专业都有,盲目追求热门专业,填得五花八门,思路很乱,明显没有合理的规划,不知道孩子未来该干什么。”田旭东无奈地说。

田旭东说,也有家长大包大揽,认为孩子的心性不太成熟,从第一次见面沟通到最后报完志愿,一直是家长出面,孩子全程没露面。家长们大都按照自己的认知和社会经验帮孩子选择,其实他们也不是特别懂到底哪个专业更适合孩子。

现实中很多人对专业一知半解,仅凭专业名“望文生义”,草草填报了志愿,到头来却后悔不已。“比如金融学、经济学和会计学,听起来都是跟钱打交道的专业,但就业方向和工作性质却完全不同。再如风景园林专业、园林专业和园艺专业,这三个专业看似名称相近,可实际上一个属于建筑学类,一个属于林学类,一个属于植物生产类,课程设计和培养目标差别较大,未来发展自然也截然不同。”田旭东说。

还有考生看似对未来有明确目标,但可能只是因为某部电视剧的演绎产生的片面“职业想象”,以为学了外语就能当翻译,看了几部特种兵电影就要去军校,“头脑一热”决定报考方向的现象也比比皆是。

有人说,有七成学生都曾后悔自己选择的专业,因此有内行建议在高中开设专业规划课。

曾有机构对1807名高考考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57.3%的受访高考生纠结选热门专业还是感兴趣的专业;91.3%的受访高考生希望大学所学专业在未来能够令自己受益一生;54.9%的受访高考生希望老师加强招生政策解读,指导学生填报。

与此同时,新高考“3+3”的选科模式,令职业教育前置显得更为重要。“高考选科在高一年级就要完成,如果选科时没考虑高考专业科目报考需求,高考时可能出现某些专业想报但无法报考情况。比如北京大学医学部,大部分专业都要求高中生须选考物理+化学后才能报考,这就要求学生在高一就要了解大学专业需求,而大学专业又和学生未来的职业挂钩。”北京一零一中学学生发展中心副主任、翔宇学院院长杨双伟介绍说。

“另外,学校搭建面向学生的职业生涯教育课程体系,不仅有利于学生更好地认识自己,有能力对未来进行规划,还有助于学生真正获得学习动力,对课内学习也是有益的辅助和补充。”杨双伟说。

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、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研究员毛宇飞认为,近年来高校毕业生供给规模逐年增长,就业竞争愈发激烈,尽早让学生了解职业规划的内容和方式尤为重要。已有经验表明,越早进行职业生涯规划的同学,其人力资本积累和投资回报率越大。

暑假里,北京一零一中学“模拟商战工作坊”的21名学生除了学习资产负债、供需曲线、规模效益、市场营销策略等企业经营相关知识,还组建了7家“公司”,在企业经营模拟软件中进行了数轮经营决策,打起了“商战”。

课程进入尾声,为了扭转局势,王睿智小组的三位同学午休时就赶到了教室,召开“公司会议”,研究市场行情,调整经营策略。每轮决策后,各“公司”在市场中的变化都挺大。等待分析结果的间隙,同学们还在激烈地讨论着。最后一轮决策,出现了令所有人意外的随机新闻事件:“芯片供应不足,所有公司无法进行生产”。原本雄心勃勃、一直稳坐第一的“公司”,由于没有存货,“难为无米之炊”,同学们连连叹气挠头而王睿智小组所在的“公司”却经历了从最后一名到第一名的逆袭。“这次的学习实践不仅增长了知识,开拓了眼界,还为我未来选择大学专业提供了参考。”小组成员说。

利用暑假开设的“模拟商战工作坊”只是北京一零一中学实施生涯教育的一个缩影。北京一零一中的翔宇学院成立于2020年,负责学生发展指导课程的设计和实施。“学院每年秋季都会为高一新生开设15至20门生涯教育的课程。比如《创意和高技术短视频制作》《走进互联网行业与模拟面试》《医务工作面面观》《如何打造自己的IP(新闻+新媒体)》等,供学生选择。

在医务室学习如何消毒包扎、整理档案;在投喂站包装清点动物饲料;在湖边看护游船;亲手为同学们榨西瓜汁、冲调咖啡、做奶盖除了书院课程,学生们还化身校园“打工人”,走上不同的校园岗位,进行职业体验。

上课的老师也都来自一线。“比如建筑设计课程,我们找了设计院的总工程师给孩子们上课,机械维修的老师是学校后勤经验丰富的老师傅,营销策划课程老师曾是某企业的总经理。这样就盘活了校内外资源,老师们上课特别用心,学生也觉得很有意思。”杨双伟说。

尽管学生早期开展职业生涯规划很有必要,但毛宇飞认为,由于部分地区教学资源限制以及可能与学习时间发生冲突,是否需要将职业生涯规划作为一门高中课程仍有待论证。毛宇飞建议,可以将高中阶段职业生涯规划课设定在学期末或寒暑假开展;另外,可由地方教育部门和高校牵头,将职业生涯规划的课程专设相关板块,通过网络平台传播,让考生和家长结合不同时期的就业形势研判,提前做好职业生涯规划。

大一新生很快就要去学校,他们对自己所选的专业都满意吗?高考志愿填报是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之一,许多人因为对大学专业及职业规划缺乏了解,填报志愿时十分迷茫。与其让孩子在高考志愿填报时犯难,不如提前对孩子进行职业教育,及早帮助孩子找到真正感兴趣的职业。

收到录取通知书,卢萌悬着的心算是暂时放下了。回想起填报志愿时焦头烂额的经历,卢萌直呼“费了老劲了”。

在百度上搜索热门专业排行,通过知乎、B站上的相关话题“恶补”各行业的知识填志愿那几天,卢萌一家吃不好睡不香。由于缺乏明确的职业规划,卢萌只好“广撒网”,可越检索她的脑子越乱。“网上搜索虽然能增进对一些专业的了解,但大家的意见不一,每个专业都有网友说别来!于是我经常被网上的言论劝退,非常纠结。”

为了弄明白各专业的就业前景,卢萌的父母给亲戚朋友打了十几个电话。亲朋你一言我一语地建议:“小语种自带光环啊,将来做外交官、外企高管,多好!”“学汉语言文学吧,毕业能当老师,还能考公务员,女孩子稳定点儿好。”过了两天,又有个搞金融的亲戚,说学金融能挣钱,将来还能帮着推荐工作

最后,卢萌在系统关闭前匆忙提交了志愿,录取到了她从没了解过的德语专业。“谈不上感兴趣,至少不排斥,至于今后干什么,上大学后再说吧,再不济还能考虑转专业。”卢萌说。

卢萌坦言:“高中这三年光顾着学习了,要是早点儿想想将来干什么,也不至于这么措手不及。”对于高中阶段的职业规划课程,在卢萌的印象里,他们在高一刚入学时做过性格测试,后面还零星组织过班会和讲座,但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老师讲了什么,只记得很多人都在低头写作业。

焦虑而迷茫的考生和家长转而投向服务机构寻求帮助,志愿咨询规划市场的热度也随之“水涨船高”。既有志愿规划师“一对一服务”,也有“AI志愿”助手一键搞定,可谓五花八门,有的甚至动辄收费上万元。

“来找我咨询报志愿的考生和家长普遍比较迷茫,基本是就着这点水和这块泥,就着分数报志愿。”田旭东已经做了6年的高考志愿规划师,累计服务考生近千人。他坦言,自己遇到的大部分学生,对于想学什么专业、未来想干什么都没有清晰的认知。

“有不少学生和家长自己在家研究了很久,拿着填好的志愿过来找我帮着看一看。打开一看,金融、会计、法学、工科、医学、师范什么专业都有,盲目追求热门专业,填得五花八门,思路很乱,明显没有合理的规划,不知道孩子未来该干什么。”田旭东无奈地说。

田旭东说,也有家长大包大揽,认为孩子的心性不太成熟,从第一次见面沟通到最后报完志愿,一直是家长出面,孩子全程没露面。家长们大都按照自己的认知和社会经验帮孩子选择,其实他们也不是特别懂到底哪个专业更适合孩子。

现实中很多人对专业一知半解,仅凭专业名“望文生义”,草草填报了志愿,到头来却后悔不已。“比如金融学、经济学和会计学,听起来都是跟钱打交道的专业,但就业方向和工作性质却完全不同。再如风景园林专业、园林专业和园艺专业,这三个专业看似名称相近,可实际上一个属于建筑学类,一个属于林学类,一个属于植物生产类,课程设计和培养目标差别较大,未来发展自然也截然不同。”田旭东说。

还有考生看似对未来有明确目标,但可能只是因为某部电视剧的演绎产生的片面“职业想象”,以为学了外语就能当翻译,看了几部特种兵电影就要去军校,“头脑一热”决定报考方向的现象也比比皆是。

有人说,有七成学生都曾后悔自己选择的专业,因此有内行建议在高中开设专业规划课。

曾有机构对1807名高考考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57.3%的受访高考生纠结选热门专业还是感兴趣的专业;91.3%的受访高考生希望大学所学专业在未来能够令自己受益一生;54.9%的受访高考生希望老师加强招生政策解读,指导学生填报。

与此同时,新高考“3+3”的选科模式,令职业教育前置显得更为重要。“高考选科在高一年级就要完成,如果选科时没考虑高考专业科目报考需求,高考时可能出现某些专业想报但无法报考情况。比如北京大学医学部,大部分专业都要求高中生须选考物理+化学后才能报考,这就要求学生在高一就要了解大学专业需求,而大学专业又和学生未来的职业挂钩。”北京一零一中学学生发展中心副主任、翔宇学院院长杨双伟介绍说。

“另外,学校搭建面向学生的职业生涯教育课程体系,不仅有利于学生更好地认识自己,有能力对未来进行规划,还有助于学生真正获得学习动力,对课内学习也是有益的辅助和补充。”杨双伟说。

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、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研究员毛宇飞认为,近年来高校毕业生供给规模逐年增长,就业竞争愈发激烈,尽早让学生了解职业规划的内容和方式尤为重要。已有经验表明,越早进行职业生涯规划的同学,其人力资本积累和投资回报率越大。

暑假里,北京一零一中学“模拟商战工作坊”的21名学生除了学习资产负债、供需曲线、规模效益、市场营销策略等企业经营相关知识,还组建了7家“公司”,在企业经营模拟软件中进行了数轮经营决策,打起了“商战”。

课程进入尾声,为了扭转局势,王睿智小组的三位同学午休时就赶到了教室,召开“公司会议”,研究市场行情,调整经营策略。每轮决策后,各“公司”在市场中的变化都挺大。等待分析结果的间隙,同学们还在激烈地讨论着。最后一轮决策,出现了令所有人意外的随机新闻事件:“芯片供应不足,所有公司无法进行生产”。原本雄心勃勃、一直稳坐第一的“公司”,由于没有存货,“难为无米之炊”,同学们连连叹气挠头而王睿智小组所在的“公司”却经历了从最后一名到第一名的逆袭。“这次的学习实践不仅增长了知识,开拓了眼界,还为我未来选择大学专业提供了参考。”小组成员说。

利用暑假开设的“模拟商战工作坊”只是北京一零一中学实施生涯教育的一个缩影。北京一零一中的翔宇学院成立于2020年,负责学生发展指导课程的设计和实施。“学院每年秋季都会为高一新生开设15至20门生涯教育的课程。比如《创意和高技术短视频制作》《走进互联网行业与模拟面试》《医务工作面面观》《如何打造自己的IP(新闻+新媒体)》等,供学生选择。

在医务室学习如何消毒包扎、整理档案;在投喂站包装清点动物饲料;在湖边看护游船;亲手为同学们榨西瓜汁、冲调咖啡、做奶盖除了书院课程,学生们还化身校园“打工人”,走上不同的校园岗位,进行职业体验。

上课的老师也都来自一线。“比如建筑设计课程,我们找了设计院的总工程师给孩子们上课,机械维修的老师是学校后勤经验丰富的老师傅,营销策划课程老师曾是某企业的总经理。这样就盘活了校内外资源,老师们上课特别用心,学生也觉得很有意思。”杨双伟说。

尽管学生早期开展职业生涯规划很有必要,但毛宇飞认为,由于部分地区教学资源限制以及可能与学习时间发生冲突,是否需要将职业生涯规划作为一门高中课程仍有待论证。毛宇飞建议,可以将高中阶段职业生涯规划课设定在学期末或寒暑假开展;另外,可由地方教育部门和高校牵头,将职业生涯规划的课程专设相关板块,通过网络平台传播,让考生和家长结合不同时期的就业形势研判,提前做好职业生涯规划。

《星汉灿烂·月升沧海》都是吴磊的老熟人 戏里戏外欢乐多 演技进步获好评

5只中概股宣告自愿从纽交所退市 证监会:企业退市选择是出于自身商业考虑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